宣生六记 - 第十六章 下 嫏嬛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王管家连忙问道,“公子的这酒叫什么名字?”

    阿淼看向我,“我还没来得及起名字呢!”

    我还沉浸在那酒香带给我的那一场享受之中,“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幺凤。”

    王管家也接了下去,“素面反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此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王管家吟完这词,那看向我的眼神便有了一些变化,“原来姑娘也喜欢苏东坡的词啊?”

    我并不偏爱谁的词,但是苏东坡的词的确很特别,“不如就叫‘玉骨魂’如何?”

    王管家第一个赞好,阿淼只是淡淡一笑,我知道,那便算是应下了。

    那玉骨魂的清冽香气非常特别,也正如我所说的,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句话真是至圣真理,至少在这个时候的确是这样的。我刚给那酒用了上了一个名字,将牌子挂在了门口,便有人走到附近,深深吸了一口气,惊讶道,“好香的酒啊!”

    然后转头看向我们的铺子,那酒香真是从我们的店铺里透出来的,但看看那店门上面的三个大字“嫏嬛馆”后,又不禁有了几分犹豫,“这一个酒馆,怎么就叫‘嫏嬛馆’了呢?”

    我笑着道,“酒馆为何就不能叫‘嫏嬛’了?”

    那年轻的公子也不能理解,“哦?那姑娘有何高见?”

    “你若喝着酒,你说你是和女人在一处好呢?还是和书在一起好呢?”

    那公子不能明白,可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自然跟书在一起是好的。若跟女子在一处,总不免生出淫来。跟书在一起,畅然自得便生出道来。”

    我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你说得不错,这就是为何这酒馆的名字叫‘嫏嬛馆’而不是 ‘怡红楼’的缘故。”

    那年轻公子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姑娘这话倒是有几分意思,不知可否请教姑娘的芳名?”

    除了我以外,阿淼几人的脸色均是有了点变化。

    我略略一怔,“你是因酒而来的,难道不应该问的是酒的名字吗?”

    那年轻公子也不在意,笑着道,“姑娘说得不错,我只是觉得姑娘很有意思罢了,没有旁的意思。我姓林,这酒甚是不错,不知它的名字是什么。”

    对方都已经告诉自己姓“林”了,我也总不能再推辞不说吧,否则也显得我太过小气了,“我姓‘世’。这酒的名字叫玉骨魂。”当然我没有完全说实话,这也是因为我对于眼前这个人无法放下戒心。何况不是有人说过吗?真话不全说,假话不全说。半真半假才是说话艺术的至高方法。

    林公子也不罗嗦,尝了一碗玉骨魂之后,十分阔绰地拿走了五坛酒,吩咐他手下的人搬回去,然后施施然地就走了。

    我有些暗恨,早知道就应该在那坛酒里面下点毒才好。

    我恨恨地回过头来,却对上了阿淼的眼神,他的眼神就这样落在了我的身上,共工也是直直地看着我,神色十分复杂。

    我看不懂他们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的确有些瘆人。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亲耳听见我撒谎了,我在他们面前是从来没有撒谎的,这次居然还被逮个正着。

    我有些不好意思,吐吐舌头道,“我也不是故意要撒谎的,不是看这个人很奇怪嘛……”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酒淼的语气难得地严肃,“你方才说你姓什么?”

    “姓‘世’。”我心里在想,难不成我说错什么了吗?“我就是胡诌了一个姓罢了,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百家姓那么多,今天姓的是这个,指不定老祖宗姓的是另外一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听到我这样说,阿淼和共工同时松了一口气,虽然表现得并不是很明显。

    “怎么了吗?”

    阿淼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嘴角微微一笑,“没事了!以后酒肆你还是少出面一些吧!”

    “你是担心我被那些人骚扰吗?”

    “我觉得我可能更担心那些人而已。”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