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生六记 - 第十四章 下 无能为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放弃?”共工显然明白我其实想要说的是什么。

    我看起来像是笑得很高兴,很洒脱,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笑得有多勉强,多努力。要说出“放弃”这两字,何尝不是我辗转反侧,千思百转之后,下的无奈的决定。和安薇一样,我何尝想放弃,不过是因为阿淼喜欢安薇,亦是我所有无能为力的命定罢了。

    “我想到世间去散散心,共工,我就把紫云宫暂时交在你手里了,你没事的时候过来打扫打扫就行。”把紫云宫交给谁我都不放心,想来想去还是只有共工最合适,虽然我知道他平日里也很忙。但是从前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去世间住一段时间,共工也知道,而且从来也一直都是共工帮我看着的,所以只有他最合适。

    共工是个老好人,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的,他从来都没有拒绝我的要求,“那这一次,你打算住多久?”

    我摇头,“不知道,也许和以前一样,半个月就了,也有可能一年半载的,也有可能就打算常住不回来了。”

    “为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为什么,却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共工这个人虽然可靠,但是也一样很老实,不会说谎,于是乎又不放心地叮嘱他道,“对了,到时候我打算住下来的时候会来找你,旁人来问我的时候,你千万别说漏嘴,尤其是阿淼。他在养病,我的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告诉他了,反正也没什么意思。”

    共工微微皱眉,但也无不担心地道,“我不说的话是可以,但那要是阿淼先问起来呢?”

    我毫不在意地回他,“你就随便编一个理由好了,说我被司上召去了,或者到那个司职那里做个客也行。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别出岔子就行。”说到这里,我又顾自摇摇头,“安啦,只要我不偷他的酒,他哪里会记得我来。只怕他巴不得我不在才好。”

    说完这话,我又觉得有些太矫情了,只是我想阿淼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爱喝酒,而且爱偷他的酒喝。

    我这次拿的就是“媚花奴”,第一次喝这个酒,没有什么感觉,可是不知道为何这一次,这个酒却让我觉得有点苦,而且很烈,烈得我想要流眼泪。我将钤印放在了共工的手中,转身便进阁子中去,那脚步已经开始有几分发虚。我琢磨这共工应该已经看不到我了,于是加快步回到紫云轩中,伸手关掉了紫云轩的门,然后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慢慢地靠住那门,将那坛子中的酒给一饮而尽,然后走到钤卷台前,要将那份安薇的钤卷给收起来。

    只是动用灵力的时候,隐约瞥见那钤卷的最角落仿佛有一个极淡极淡的篆体“上”字。我连忙收了回来,晃了晃脑袋,仔细再看,却又没有看到。

    眨巴眨巴眼睛,我想,我大约是真的喝多了。

    下次绝对不能再喝媚花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