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生六记 - 第四章 秘宗往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很多年前有人告诉我,命就是我所有的无能为力,那时候的我并不相信。)

    钤卷展现的时代是汉末,故事就是从一所学院里开始的,而我很快就看到了这幅钤卷的主人,安薇。

    她的确很美,肤如凝脂,眉若远黛,明眸皓齿,巧笑倩兮。她就像是开在风中的蔷薇,美得热烈而张扬,美得叫人窒息。我不得不承认,尽管我见过千百年来不少的美女,其中也包括各个朝代的“红颜祸水”,但安薇绝对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个,没有之一。

    从前一直不敢看,怕会伤到自尊心,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被伤到了。但很快,这样的伤感就被我抛在了脑后,因为眼前的美人采撷图实在是太过赏心悦目,太过**了。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和女人之间怎么差别就那么大呢?

    安薇缓缓伸出手去,从花丛中摘下一朵烈色的蔷薇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就想到了后世唐寅所写的一句话,“花下**,月下**”。这时候还真是无比应景。

    “师妹!”远远一个声音很是煞风景地打断了此时的意境。我不禁有几分懊恼。

    那声音的主人是跑着过来的,“师妹果然在这里,还是三师兄了解师妹。”

    这就是安薇的七师兄傅辂。

    安薇摇了摇手中的花篮,“采了些花来,就可以给你们做蔷薇花露了,三师兄一定喜欢。”

    傅辂笑了起来,旋即他才想起来,他来找安薇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要知道安薇师妹要不要给他们做蔷薇花露的,“先别说这个了,五师叔回来了,师傅让我们都过去。”

    安薇伸手提群跟着傅辂往前厅跑去。安薇跟着傅辂到达前厅的时候,几位师兄都已经到了,傅辂对傅嘉道,“还是三师兄说得对,师妹就是在后院里采花呢!”

    傅嘉转过头来的时候,我便明白了,那傅嘉就是阿淼。其实说起来傅嘉和如今的阿淼长得并不是很像,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人群之中,我便是一眼就知道那个人就是阿淼,而且我还能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女子就是阿淼心心念念的安薇。更奇怪的是,我竟然对那安薇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安薇拿着花篮朝傅嘉一笑,“今晚,可就能做足份了。五师叔回来地正好,早就说好要做给五师叔尝尝了的。”

    傅慈从身后走了进来,“不必了!”

    安薇不解,往他身后瞧去,“咦,五师叔呢?师傅不是说五师叔回来了吗?怎么却不见人……”

    安薇话还未说完,脸上的笑意却是生生地僵在了脸,“怎,怎么会……”

    傅慈却没有说话,挥挥手,那身后的棺木才缓缓抬了进来。

    “五师叔他……”

    “军队缺粮,他进攻南阳郡的穰城,中了流箭而死。”

    安薇睁着眼睛不敢相信,半年前,五师叔傅济还承诺,会回来喝她亲手做的蔷薇花露,半年后的今天,他是躺着被人抬进来的。

    傅慈却是坐在上座,微微侧着头,让人看不清他如今脸上的神色,“志才,如今你可以出师了,曹家的长子曹操将来会是你的明主,如今他还缺一个得力的谋士,你去吧!从此改了姓,用你的本姓戏便好。”

    “是!”傅志才跪下来,给傅慈行了一个大礼,转身便走。

    安薇却伸手抓住了傅志才的手,不,如今应该叫戏志才才对,她颤抖着抬起头来,“大师兄,不要走!”

    戏志才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这都是命!”

    戏志才轻轻地将手从安薇的手中脱了出来,深深地看了安薇一眼,方才道,“你好好照顾师傅,别叫他老人家担心了。”

    说罢,便转身离去了。

    傅慈吩咐道,“你们都散了吧!”

    安薇不肯,离去,站在五师叔的棺木旁,“师傅,为什么?”

    “这都是命!”

    安薇追问道,“那命是什么?”

    傅慈沉默。

    良久,他背过身去,“命,就是你所有的无能为力。”

    “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

    安薇咬着下唇,“那是不是有一天我也会像他们一样。”

    傅慈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安薇一眼,“也许会,也许不会。”

    “不会吗?是不是因为我是个女子,我姓安,所以不会?”

    “女子就不会了吗?你忘记你师姐了?”傅慈背着身子走出了前厅。

    晚间,傅嘉刚更衣躺在床上,那房门便响了起来,不多不少,不轻不重,刚好五下。只有安薇会这样敲门,也只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