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生六记 - 第三章 被卖了还在替阿淼数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当然这种爽快的感觉没有持续很久,不过半个月的时间,阿淼的外伤就算是恢复了,基本已经生活能够自理了。他恢复的速度着实让我有几分惊讶,共工的解释是底子好。

    其实吧,我就好奇了,他的底子得是有多好才能恢复得这么快,那么如果按照司医说需要五百年休养不动灵气的话,该不会阿淼一百年就能休养好了吧!

    这个认知让我觉得有点恐怖,反正我自认是绝对做不到的。

    不过我更担心的事情并不是这个,而是如果那天在阿淼的病床前面我可是说了很重的话的,而且我是拂袖而去的,如果阿淼要找我算账的话,实在不是一件好事请。当然如果纯属是打架的话,我是一点都不会怕他,就算他灵力全盛,十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况他现在不能动用灵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得罪阿淼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但是在我躲了他三天之后,发现其实他根本都没有从釀馨阁里出来,我就不得不开始怀疑共工提供的情报的准确性和真实性了。心里想,估计是共工误传谣言,于是就很是放心地大摇大摆地到阿淼的酒窖里面再偷了一坛酒出来。事实证明,我就是太过自信了。

    如果让我知道,其实阿淼真的已经好了,只是在房间里谋算着要算计我的话,我是打死都不会踏入阿淼的酒窖一步。为了我的口腹之欲,我就被阿淼给逮住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刻,我深刻地了解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和欲哭无泪两个成语。

    阿淼拎着我的衣领,我朝着他讨好地笑着,“阿淼啊!你身子好啦。欸,那个,我正打算去看你,你看我都特地来你的酒窖替你看看在你病了的期间,有没有人偷了你的酒来着。我真是好心啊!你说是不是啊!”

    然后转身就要溜,阿淼却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呦,这么让你费心,我可真是不好意思啊!不知道司史大人在清点了在下的酒窖之后,发现到底在下的酒窖里少了多少坛酒呢?分别是什么酒品,名字为何?而且都是谁偷去喝掉的呢?”

    我嘿嘿一笑,拍拍酒淼的肩膀,“一共是少了十六坛,三坛二品的流清云,五坛从一品的醉玲珑,一坛从二品的媚花奴,一坛从二品的杏花阴处梦流年,六坛正三品的千千结。喝的人都是一个人。”我理直气壮地拍拍自己的胸脯,“姓宣名飒字修索,天朝正一品司史是也!”

    阿淼伸手也给了我一掌,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啊!趁我受伤的时候就在我的酿馨宫里胡作非为,喝掉了我那么多的好酒。我告诉你,你,宣飒,你,现,在,被,禁,酒,了!”

    “啊!”我立刻就蔫了,两眼泪花地看着阿淼,“阿淼!”

    “不行!”

    “师傅!”

    “不行!”

    “淼淼!”

    “不行!”

    “司酒!大人!哥哥!淼儿!”

    阿淼头一扭,“不行不行就是不行,这一次不管你说什么,都是不行!”

    “那我说什么都不行,那你说就行喽!”

    我满眼期待地看着他,让我禁酒,实在是有些太痛苦了。如果那样的话,我情愿让他去看钤卷……(当然是不可能的)

    阿淼忽然挑眉道,“哦,我说的就行是吗?我提什么要求,你只要完成了,我就把我私库里的酒开放给你如何?”

    我愣了一下,等一下,我怎么感觉我好像是掉入了狐狸窝里面被狐狸算计了一般。既然要算计我的话,那么我当然是要义正言辞地答应才对,对不对!

    “那你说什么要求?”

    “你先说你答应。”

    我其实是很纠结的,但是阿淼私库里的酒实在对我诱一惑力太大了。阿淼的私库里面存的可都是阿淼酿出来正一品的酒啊!

    “好,我答应!”我其实也没有犹豫太久,谁让阿淼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诱人了。

    阿淼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微微勾起他的嘴角,“既然你都答应了,要不要再发个誓!”

    “好,我发誓!”

    事实上证明,阿淼的确很会拿捏我,我在他面前简直就是被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

    阿淼忽然严肃了起来,“我要你帮我看那一份钤卷。”

    我弱弱地举起手来,“我,可以,反悔刚刚的话吗?”

    “不可以!”阿淼直接拒绝,“你刚刚可是指着你的钤印发誓的,如果你反悔,你的钤印就要失去了,你要知道,这对于你来说,还是对整个天朝来说,一定是件很大很大的‘好事情’!”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