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生六记 - 第二章 长得帅就是任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精彩H无广告小说,点击进入

    钤印的使用是需要动用我的意念和灵力。

    找出来的钤卷深藏在紫云轩的秘术分阁,那个分阁通常是不能被打开的,因为和秘术有关的东西都是被深藏起来,成为我的紫云轩里几大秘密之一。

    这当然也是虽然我身为一个看起来不太重要的司史,但是整个天朝人都知道要对我客客气气的重要原因之一。或者说这也是我资本和筹码,至于这些秘术是用来干嘛的,天朝的大多数人都不清数,当然了,我自己也不是太清楚。我的“师傅”阿淼自然就更不清楚了。

    所以至今我也还在摸索当中,虽然我对于它们有着一些本能的熟悉感。

    但是你可不要因为这样就以为我这个司史只是个吃混饭的,你要是这么想你就太小看我了。

    很快钤印便将阿淼要的那一卷给取了出来,我端着那一卷钤卷,伸手放在阿淼的手中,阿淼表面上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以我和他至少上万年的交情,我知道他如今的心情至少的不大好的,因为这个时候,他的眼睛一直都看在这副钤卷上,却没有握紧那一幅钤卷,他的手甚至还在颤抖。

    我本来不想再管他,可是看到他的那副样子,我还是觉得有些放心不下,“不如,我陪着你去吧!瞧你这个样子,我实在放心不下。你都试过那么多次了,何必呢?为了这桩子事情,你都已经伤了身子了,这只能是最后一次。”

    阿淼自我有记忆以来,身子便不大好,我有问过他原因,但是他不肯说。他要用钤卷窥探旁人的命运,这本不是他能够做的,他到底是司酒而不是司史。

    所以每一次他窥探旁人命运,都会损伤他自己的精神力。而他往往坚持不下来,可是他又不肯假手于我。我不明白为什么,他总说我是他最信任的人,可是这一段故事却是我不能触及到他的地方。

    我也不是没有想过背着他,偷偷看掉那钤卷里记录的事情,可是我始终不愿意。我还是愿意尊重他自己的意愿,既然他不想我看,那我就不会去看。

    “我的身子,我自个儿知道,飒飒,我知道你担心我。”

    “既然知道我担心你,那就好好保护好你自己。”我垂下眼帘,最终还是转身离开了紫云阁,将那里留给了他一个人。

    我知道他一定坚持不到最后,可是我也不愿意阻止他,这么些来,他想要做的时候那一件没有做成过了?

    虽然知道是这样,可我还是有些闷闷的,索性便趴在了紫云阁面前院子里的石桌上。

    当然我的郁闷持续不了太久,一来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会生气郁闷很久的人,二来,共工带了酒过来看我了。

    有了酒,我自然就不和阿淼计较了。

    共工看了我一眼,“他又进去了?”

    我只能点头。

    共工也很无奈,叹息道,“要是能成的话,早就成了,又何必等到现在,他这些年的身子是大不如从前了。当初从远古出来的时候,就大损了身子,若不是因着有这一层撑着,只怕早就不行了。”

    共工也可能就是所谓“说者无意”里的这个说者了,那么我就是“听者有心”里的听者。我一向都是很有心的,何况身为司史的敏感,一听见“远古”这两个字就两眼发光。

    “等等,你说远古,难道说原来阿淼的身子很好吗?那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差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原来的阿淼……”我眼神盯住共工,狐疑地看着他,慢慢靠近他,他显然有几分心虚,我一接近他就往后仰去,那角度几乎已经快要达到一百八了,可见共工虽然是个司冶,身体柔韧度还是很好的。

    他伸手擦了擦冷汗,避开我的眼神道,“没,没,没什么,这些事情吧,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要,你,你要问,不如去,去问阿淼自己还,还,还比较清楚对不对?我又不是他,他,他的事情,我哪有他自个儿,清楚,你说对吧!”

    “你在瞒我些什么?”我一眼就能断定共工一定是有什么话不肯跟我说,至于我凭的是什么,就凭我们至少上万年的交情。共工这个家伙最不擅长撒谎,所以以前一有什么事情,要从他这里套话一向是最快的解决办法。

    “哪有,你说,你,你那么聪明,我哪里能骗得了你,你,你说是吧!”

    我点点头,“我也觉得我很聪明来着,你也肯定骗不了我,至于你想要瞒我什么,我也肯定有一天能从你的嘴巴里面套出来的是不是?”

    共工虽然很好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